【固收投资核心 在于风险管理】 风险管理核心

三年期二级债投资 最佳基金经理 陈玮

中国基金报记者项晶

作为连续两届获得中国基金业英华奖的基金经理,中银基金其实是一名年轻有为的“85后”。他身上有一种超凡的淡定,坚持基本面研究,遵循自身判断,不浮躁不跟风,强调风险管理。

简单的理念,收获却不简单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8月22日,陈玮自2014年底开始管理的中银稳健添利任职期间回报为40.80%,平均年化收益率7.64%,在208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13。

寻求最优风险收益比

深耕固定收益投资领域十年,陈玮形成了稳健的投资风格:追求中长期收益,不追逐短期风口和业绩排名,严格把握资产的风险收益比。

“如果追求短期收益,就要不断追逐市场新风口,这意味着组合会更加偏激、换手率更高,对持有人的冲击成本也更大。”陈玮强调,投资不仅要考虑预期收益率,更应该把各类资产的风险和收益做具体分析,从而选择相对风险收益比更优的标的。另外,在组合过程中,还可以考虑不同资产的风险匹配与适当对冲。

在他看来,债券型基金应该把控制净值波动作为构建、优化组合的重要约束条件,而非简单以预期收益高低来作为配置考量。据悉,他将中银稳健添利的最大回撤目标设定在1%左右。该基金自其2014年底管理以来,哪怕期间历经2015年市场大幅下跌以及2016年初的熔断,最大回撤仅为2.04%,在同期混合二级债基中排名前列,风控能力优秀

谈及具体投资模式,陈玮介绍是“自上而下”和“自下而上”结合,通过对宏观基本面政策的前瞻性研究和分析,综合市场走势来进行资产配置,并一定程度上择时。

不同于大部分权益类基金经理较少择时,而是选择个券去穿越牛熊,陈玮认为,择时对于控制风险和创造超额收益十分重要。他告诉记者,债券基金经理对投资组合影响最大的是资产配置层面的决策,而资产配置层面的决策主要就是“择时”,譬如调整杠杆久期策略、权益仓位高低等。

“不做择时,最大的问题是会带来很高的净值波动。虽然不做择时也能有较高的预期收益率,但考虑风险调整以后,还是适当的择时具有更高价值。”他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正是基于这样稳扎稳打的坚守,陈玮踏足公募仅五年,便两次获得中国基金业英华奖,其管理的几只基金规模也相对稳定。

债市中期仍较乐观

展望未来,陈玮表示,对债券市场中期仍相对乐观,或是一个震荡偏好的格局。他认为,经济基本面面临下行风险、外围市场不佳以及货币政策稳中偏宽松等将对债市形成支撑,债券配置价值凸显。

陈玮指出,中期来看,经济或面临一定下行风险,这是支撑债市的一个因素。今年以来经济呈现平稳的局面,未来大概率会延续。政策层面,在顺差趋势性收窄的背景下,央行流动性呵护延续,货币政策稳中偏松,债券交易情绪向好。与此同时,一些内外部环境也有利于债券市场。

“首先,在坚定不移打破刚兑的背景下,国内传统的信用资产正在不断分化,这或将利好高等级信用债,因为稀缺性逐步上升。其次,从外部来说,全球利率水平下降,负利率债券规模不断创新高。相比国外,我们当前的债券利率提供了更多的保护。此外,随着债券市场逐渐对外开放,外部投资者的比例会持续上升,债券配置价值凸显。”他说。

据悉,陈玮即将发行一只二级债基——中银招利,相比中银稳健添利,这只在投资稳健的基础上,风险偏好略高。谈到接下来的投资操作,陈玮表示,固收方面,结合市场行情可能重点投资中等期限高信用债,获取稳健的票息与下滑收益,此外,对长久期利率债逢高吸纳,并积极波段操作以增厚收益。

权益资产方面,陈玮直言,比较看好可转债。他认为,当前偏权益角度可以关注转债的正股替代价值,偏债角度布局低价组合的潜在弹性。“首先,当前转债市场发行节奏逐步恢复,已完成大类行业的覆盖,且短期交易性持仓在进一步降低;其次,转债估值总体明显低估,安全性相对较强;第三,股性估值重回低位。”

对于可转债的布局,陈玮告诉记者,现阶段比较青睐两类资产。一类是从偏债性的角度看,一些绝对价格不高且整体下行风险很小的标的,虽然其目前转股价与股票价格差距较大,但存在两个机会:如果股票出现较大的系统性行情,能够伴随股价大幅上升出现一定上涨;另外,可转债含有转股价下修条款,如果这一类转债股价进行下调,会大幅提升转债的内在价值,从而带来收益。另外一类是估值明显偏低的偏股类转债,相对股票而言,其有向上的弹性,但向下的风险可能远小于直接购买股票,从正股替代的角度考虑,也具有明显的价值。